小透明姑酌

日常想修炼成大佬qwq

最近新画的礼服……忘了署名了

大概是新年款……后面蓝银配色下次试试浅蓝色,黑金黑银都像奔丧……

无名观

  【壹】

  秋。

  小镇靠着山,秋雨将山上的银杏叶染的金黄,远远望去颇有几分华丽之感。

  山腰上有一座道观,很小的道观。小到观里只有一位道士。

  这太平盛世,没谁舍得让孩子上山吃苦——何况现今皇上偏爱于佛法,各大寺庙林立。小道观就更加没人注意了。

  这样也好。叶茗面无表情地扫着地上的落叶,独自修行,了无因果。

  叶茗是这无名观唯一的道士,他自幼父母双亡,姨母将他养到六七岁,以五百钱的价格将他卖给了路过的老道士。老道士将他带到这深山,教他些道术。这深山老林,最是考验人耐性了。七八岁的小孩子,不吵不闹,识了字以后就自己捧本书坐在小板凳上,一坐就是一下午。

  “这孩子沉得住气。”老道士偶尔带他下山,遇见老朋友——多半也是其他的老道士的时候会这么说,然后用粗糙温暖的手轻轻拍拍他的头。可能还会给叶茗买串糖葫芦或是些别的什么小孩子大多喜爱的吃食。小小的叶茗含着糖块,心里想着以后一定要报答师父。

  但老道士真的很老了。瘦瘦高高的老道士穿着玄色道袍,还蓄了一小撮山羊胡。收养叶茗的时候,老道士差不多都要到古稀之年了——收养叶茗也为了传承衣铂。

  叶茗十六岁的时候,老道士死了。

  老道士死前用枯瘦的手拉着叶茗的手,颤巍巍的让他守住这道观。

  “佛法兴盛,我道家式微。佛法毕竟是天竺的东西,做人不能忘本啊。”老道士从前经常这么感叹,然后用手摸摸叶茗的头,有些混浊的眼里是叶茗看不懂的深沉。

  叶茗捧着厚厚的书,暗暗记下了老道士的话。

  老道士头七的时候,叶茗跪在坟前,草纸和纸钱在墓碑前的火堆里化作灰烬,尘归尘,土归土。老道士永远的睡在他守护一生的无名观旁。

  

  【贰】

  夜。

  叶茗坐在窗前读书,烛光如豆,投下一片暖黄色的光晕。

  一阵朦朦胧胧的青烟柔柔的从窗外飘入,笼在叶茗身边。叶茗放下书,警觉地握住了手边的长剑。

  “咯咯咯——”

  一个美人忽然出现在叶茗怀里,伴着那轻轻柔柔的烟,叶茗吓得手一抖。

  那人生的倒是好看,白净的面庞,上挑的凤眸,眉目流转间带着些勾人的笑意,一身华丽奢侈的红绸衣服,比叶茗身上洗了无数次的旧道袍不知贵出多少。

  “叶道长——”美人拉长音调,故作娇俏地眨眨眼。

  叶茗眼角微微抽搐 这声音哪怕故意捏尖也能听出是个男子。他想将人放下,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只能开口:“敢问公子半夜前来,可是来寻家师的?”

  “噗呲——”那人见状也不尖着声音装女鬼了,“你不怕我么?”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美人歪头,笑的灿烂的,又化成一道青烟散去了。

  叶茗敛眸。

  怕是什么涉世不深的山精野怪罢。

  老道士还在世的时候,叶茗偶尔也见过些面容姣好,或俊美或艳丽的青年男女到这无名观里拜访师父。那些人带着酒或是些吃食。老道士常和他们聊到深夜,那些人才匆匆离去。叶茗问过老道士,老道士故作高深的捋捋胡须,告诉他那些是妖怪。

  “你怕么?”老道士这么问他,见他摇摇头,老道士又道:“他们都是好孩子,有时候那些贪婪的人反而比不上他们。记好了,世间万物,皆分善恶。”

  那时的叶茗还是个小孩子,但他记住了老道士的话。

  

  【叁】

  后来那个妖怪常来。

  有时是在叶茗晨练时轻盈地落在剑尖,逆着晨光,笑的灿烂;有时是在午休时飘进窗户,坐在书案上,可能还提着从山下带来的酒;有时是叶茗弹奏古琴时落在书上,懒懒散散地吹着树叶,和着叶茗的琴音。

  他常穿一身红色圆领袍,三千青丝高束,举手投足间是侠客般的潇洒豪情——但叶茗不是侠士,他只是想要守护道观的道士。

  “清平,你都及冠了,怎的还没娶媳妇?”妖怪撑着下巴,坐在树上。

  在树下抚琴的叶茗手一顿,遂止了手上的动作,仰头笑了下:“哪有女孩子愿意嫁给我这么个道士,然后在这深山老林里待一辈子的。”

  妖怪笑了,树叶间漏下的点点阳光洒在衣服上的金色绣纹上,熠熠生辉:“噗呲……傻道士,不娶媳妇你可就断了香火了。”

  “那便断了罢。”叶茗这么答道,低头拨弄着琴弦。

  “啧……你们人类,不是最在乎香火了么?”妖怪歪歪头,显得有些疑惑。

  “……你且当是我不在乎罢。”

  寥寥几声琴音,伴着离别的笙箫。

  “清平,我打算下山去看看。”妖怪站在抚琴的人面前,“不是下山去买吃食,而是……想去人间瞧瞧,你同我一起吗?”

  “不了。”叶茗垂眸,他还要守着师父的道观,怎能自己就这么下了山。

  “那……等我回来。”

  “好。”

  妖怪一路下山,一脚踏进繁华的人间。

  他在烟花三月折花吟诗,引得楼上少女羞红了桃花样的面庞;他在炎炎夏日泛舟湖上,随手抛出的小石片在湖面上跳跃数次才落入水中;他在银杏满天的日子里和新认识的侠客把酒言欢,一时兴起拔剑起舞,挽出漂亮的剑花,满堂喝彩。妖怪却有些许惆怅,这剑法是道士日日练习的,见多了不经意间竟也会了些皮毛。但很快侠客也翻身舞剑,是妖怪没见过的剑法,畅快潇洒,又引得一片喝彩声。

  妖怪走过无数的城镇,见过无数的人。

  他有些累了。

  妖怪忽然就想起了那座山,那座道观,那个道士。

  对,那个道士还在等他。

  隔着人世间的万千繁华,妖怪看见了那座道观里的那个道士。

  那个早起晨练的道士,那个在树下抚琴的道士,那个有些沉默寡言的道士。

  他还在吗?

  妖怪快马加鞭,赶到了山下,那座镇子变了。他又连夜上山。

  还是记忆中那座清贫的道观。

  窗前烛光跳动。

  彼时,已成了老道士的叶茗轻轻地放下手中的书。

  “你回来了。”

  而妖怪还是少年模样。

  

  【完】

红皇后爱丽丝和白皇后兔子小姐

求双道长组织

占tag致歉,这儿姑酌,小透明文手,求双道长组织类似QQ群,这儿主嗑双道长,杂食还嗑嗑双鬼道之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