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姑酌

日常想修炼成大佬qwq

愿来生再不相识

#ooc预警
#拒绝KY,本文无CP,双道友情向
【贰】
“子琛。”年轻的白衣道人笑容温和,“怎么,不喜欢么。”
“……”黑衣道人面无表情,喜欢。喜欢什么。星尘刚刚摘的那一束小白花么,还有,不要往我身上放,我有洁癖的。
“好好好我不闹了。”晓星尘却又扑哧一声笑了,“子琛你多笑笑啊,那样才好么。”
“……”宋子琛一脸冷漠,我面瘫,笑不出来,再说了,有什么好笑的。
“哎呀子琛。”晓星尘那双清澈干净的眸里满是温和的笑意,“你总这般寡言,以后怕是要孤身一人了。”
“……”宋子琛选择沉默,单身就单身吧,携拂雪,行世路,斩妖除魔,傲雪凌霜。
晓星尘却是自己又笑了。
宋子琛并不打算去理自家好友,反正他喜欢笑,笑的也挺好看的。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世人皆知他们是一对好友,也知他们的愿望——斩妖除魔。
一人白衣,一人黑衣;一人温柔微笑,一人冷漠不语;一人负霜华,一人携拂雪。
他们将一同行世路。

愿来生再不相识

#ooc预警
#禁止KY,本文无CP,双道友情向
【壹】
“阿洋,想什么呢。”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推推另一个孩子。
“洛洛,我在看那盘点心。”薛洋蹲在路边声音沙哑。
“呲。”安洛冷冷的笑笑,“阿洋你算了吧,一盘点心而已。何况这种有权有势的人啊,从来都不会信守诺言的。”
安洛比薛洋大两岁,今年九岁,见过的人情冷暖也比薛洋多,对于这个认识才两个月的朋友,他不介意帮上一帮,毕竟,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以后不会有需要朋友的时候。
“喔。”薛洋点点头,可眼底仍是一片渴望。
“算了。”安洛拍拍屁股,“我去问问他还要不要送信。”
“那洛洛你……”
“傻瓜!我比你大,出不了什么事的。”安洛弹了下薛洋的额头,“很快我就回来了。”
“嗯。”
几天后,夔州仍是喧嚷热闹,而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安洛恶狠狠的往地上猝了一口:“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洛洛……”薛洋急得要哭了,“你……没事吧……”
“没事!”安洛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托了您老的福。”
“洛洛,我不吃点心了。”
“你小子终于开窍了。走,跟着哥哥混!”

打脸

啪啪啪……打脸了,当初说好退圈,结果舍不得又回来了……爱的只是魔道祖师,不是墨香女士

【求文】占tag致歉

求一篇双鬼道文,好像是说反套路,校霸不一定配学霸什么的

滑滑梯

星空。
美丽而神秘。
年复一年,周而复始。
“小白兔,白又白,麻辣兔头浪起来。”陆必行笑道,“陆将军真的这么……嗯……活泼?”
林静恒悄无声息的翻个白眼:“何止活泼,跟你一样,刹都刹不住。”
“嘿嘿……”陆必行只是笑。
的确是个很活泼的男人。
“宝贝,你好像有点超速了。
“老爸在,有什么可怕的。”
指尖仿佛还留有电流细微的触感,下一秒,那个人便在一片碎石与炮火间微笑,继而消失,碎裂。
陆果戳戳少年:“唉小洁癖,老爸又受啥刺激了?”
林然抬手撩起一串音符。
“啊?滑滑梯?!”陆果惊讶,“他们打算再生一个?”
寥寥几个音符。
“怎么不可能?再生一个才有人玩滑滑梯啊……不然你玩?”
“果果,小然,来试试!”
“……”
林然看了陆果一眼,满脸冷漠的走向他们亲爱的老爸。
滑滑梯从三楼一路滑到一楼,出口处一片昏暗。
“嘿小宝贝,来这里。老爸在这里。”一个立体投影出现,陆必行的脸上笑容灿烂,“你们亲爱的老爸都在哦。”
林静恒的投影冷漠的翻个白眼:“别理他,过来。”
“噗……”陆果没忍住。
真正的陆必行靠在墙边,微笑。
老爸,我可从来没超速的活到这么大了,还拐跑了你另一个儿子。
星空仍在旋转,星子微微发光,像一个欣慰的笑脸。

《术环的游戏》读后感

怎么算一篇好文?
是有着优美的文笔,缜密的情节还是独特的脑洞?
我觉得都不是,而是一颗初心。
为什么想写这篇文?写这篇文最初想表达的是什么?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应该改变的,就像与同太太说的一样,不会为了迎合大众而去改变什么。就是写自己想写的文字,表达自己想去表达的东西。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初心往往拥有着一腔热血。基本上开了新文都是满怀着热情的。像我,三次开了不少坑。虽然都是坑,但是写之前或是刚刚写的时候往往内心都非常激动的勾勒出了世界观,人设,满怀着一腔热血去写,信誓旦旦的说我会写下去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激动就渐渐地消失了。而与同太太就没有,我一口气看了二十章(原谅我刚刚注意到这部好文),感觉……好好看啊。伏笔很多的样子,但是原谅作为一个推理渣我什么都看不出来orz但是很明显能感觉到与同太太的用心。
关于设定,相信卡卡一定可以破蛹而出的!卡卡真的很让人心疼……总是以大哥为先,总是担心自己配不上大哥什么的qwq。还有作为一个卡厨我居然在这篇里奇妙的喜欢安哥……心疼安哥,太过于善良和负责任,总有一天会被压垮的。他真的就是一名骑士呢。不忍心去让新人们去了解这个世界,并且是基于他第十九次带新人,不是第一次。总想着去保护他们,哪怕自己会受伤,哪怕这只是自己接触过带领过的十九分之一。他本性如此,不会改变。关于放血这个设定……只剩下心疼啊。为了所爱的人,宁愿去放血。
再谈谈世界观吧……abo我看过很多,哨向这算是我追的第一本中长篇。世界观异常的宏大。塔,暴躁者,人类原本的家园,蛹,背后操纵者……只能感慨一声设定应该不是那种恋爱为主的,以前看过一篇文,设定宏大,感情戏少到几乎没有……而《术环的游戏》不是这样子的,我感觉应该是那种恋爱正剧各占一半的。
顺便好奇,《术环的游戏》,是不是背后操纵者叫术环?(推理渣求不喷qwq)
@与同 希望太太继续写下去!加油!

www完成了人生中第一张小黄图!激动!

一只被欺负的卡,草稿流,马上去细化

假装自己是可以摸鱼的大佬……女体雷卡和正常雷卡。设定都是女皇/帝王雷,女仆/奴隶卡……类似于我的宠物(人)只有我能欺负。草稿勿喷。